夕阳情:九龙中特,九龙传真报,九龙六合

时间:2018-08-03 00:00来源:网络 点击:0
  贺永亮那天从大姐家里回去,仍不敢跟金铃说实话。因为金铃身体仍然虚弱,他以此为借口,这段时间一直跟金铃分房而睡。当晚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,可是为了金铃的手术费早就已经四方告贷,他实在是想不出还能往哪儿借钱!一直到第二天早上,他咬一咬牙,泼了脸皮不要,进山去找金二姐夫。

  他实话实说,只求二姐夫能够暂时把钱吐出来,日后有钱了慢慢再给他。可是金二姐夫死活不信他话,反说他过河拆桥!贺永亮被逼无奈,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
  “二姐夫,我对天发誓,我说的都是实话!这个钱当真是……董铁柱那孩子为了帮我筹钱,拦路抢劫得来的!”一句话出口,剧烈的心痛令他忍不住地眼泪又下来了,“如果现在不给他还回去,就不说他要判多重的刑,我、你、我们几个沾过这钱的谁也脱不了干系!当然……金铃的命……的确是二姐救回来的,我真是感恩戴德,日后我一定会把这个钱还给你们!如果二姐夫还是不信我的话,可以跟我一起去派出所,看看我说的是不是实话!”

  “就算你说的是实话,就算……这个钱是抢来的,可是又不是我抢的,人家要找也找你,跟我有什么相干?”

  金二姐夫还是不肯松口。像他这样一个贪财如命的男人,钱已经到手,再要让他吐出来,真比割了他的肉还难。

  “你到底还是人不是人啊?那是我的妹妹呀!”金二姐一下子发作起来,从嫁过来第一次,她一手指着二姐夫哭骂出来!“妹夫为了妹妹搞到倾家荡产,你没说帮一把,反而跟着踩一脚!金铃的命是我救的,就算妹夫要答谢,也该答谢我,跟你有什么相干?你到底把不把钱拿出来?不拿,我就跟你离婚!嫁给你这样一个只认钱不认人的男人,我倒了八辈子血霉了!”

  金二姐夫从没有被金二姐如此顶撞过,气得扬起手来想要打金二姐一巴掌,金二姐索性顺地打滚,愈发大闹起来。贺永亮知道,真要二姐夫吐出钱来,等他一走,二姐的日子恐怕更难过了,可是事逼至此,他也不能空手回去。

  山里人家本来相隔较远,但二姐二姐夫这一场大闹,还是惊动得乡邻纷纷过来解劝看热闹。最后连村支部书记也赶来了,将情况一问,立刻满脸严肃地跟金二姐夫说话!

  “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那如果真是赃款,赶紧还出来,要不然你还真要派出所到你家里问情况啊?”

  金二姐夫其实已经有些心虚,只是僵在这儿面子上下不去,此时有书记出头,他总算是顺水推舟,进屋将藏在箱底里的三万块钱拿出来,让贺永亮重新给他写下一个欠条,之后才将钱给了贺永亮。

  几个姐姐大姐帮忙借了三万块,二姐三姐一人帮忙借了一万五,总共六万,再加上贺永亮从金铃二姐夫那儿要回来的三万块,贺永亮送了八万去派出所,还多出来一万。

  当天晚上贺永亮想了又想,终于还是将事情告诉给了金铃知道。金铃一听就哭!

  “我活着干吗呢?连累了你,还连累了小柱,早知道,我也不用动手术,索性病死了算了!”

  贺永亮想想董铁柱的下场,这几天心里就没轻松过,但这时候还是强忍着劝了金铃半天。金铃将结婚时候买的金项链、金耳环、以及金戒指全都拿出来,这些东西连她动手术的时候贺永亮也没动,但这会儿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了,只留下了金戒指,将金项链金耳环拿去金店估了价。还好这几年黄金涨价不少,也还不至于太贱卖。另外当时借的钱在金铃出院以后还剩下有一万多,贺永亮给家里留了五千块钱,以备金铃平时买药、以及补养身体之用,之后带上剩下的两万多块钱,赶赴广州请律师帮董铁柱减刑脱罪。

  ※※※

  董铁柱被关押在广州市一处拘留所里,咬紧牙关只说钱被自己挥霍掉了。气得几个民警私下里爆踹他两顿,他仍然死不松口。

  直到半个月以后,忽然有一天,曾经打过他的一个警察来开了门带他出去,说有律师要见他。

  “跟律师说话你可当心点儿,要不然……律师不可能天天陪着你!”那个民警悄声跟他说。

  董铁柱明白他是怕自己告诉律师挨过打,所以老老实实应了一声:“是!”随着民警走进一间小屋子,里边空荡荡地只放了一张长木桌,在桌子后边坐着两个男人。

  其中一个看起来很是精明,应该就是那个律师。另外一个,是贺永亮。

  在董铁柱走进来的时候,贺永亮已经先站起身,两眼瞅着他,眼圈飞快红润,嘴唇却颤抖着说不出来话。

  “叔,我又给你惹麻烦了!”董铁柱先开了口,看着最亲最爱的这个人,忍不住地就想哭。

  贺永亮喉咙里咕隆一声,当着律师的面说不出来其他,只能强忍着回身做了一个颇显恭谨的手势。

  “这是……王律师,是我们老板的……好朋友,你把事情经过照实跟王律师说一遍,王律师……他会尽量帮你减刑!”

  “叔,其实……你不必管我,反正……我也坐过牢,那就……继续再坐呗!只要不给叔添麻烦就好!”

  “你怎么能说这种话?”贺永亮一下子翻了脸,“你才多大,怎么可以这样自暴自弃?你……”他喘两口,很快又将声调放缓,“我知道……你都是为了我,所以……你放心,真要判了刑,你要好好服刑,争取尽量减刑,我会在外边……一直望着等着你出来!”

  “叔!”董铁柱按捺不住,终于还是哭了出来,“我想为叔做点儿事,可是我……实在是没本事,叔遇到这么大的事情,我帮不到叔,还给叔……添这么大的麻烦!”

  “谁说你没帮到我?你……姐,金铃,如果没有你那几万块钱,哪能够这么顺利地动完手术?现在手术很成功,金铃的命……算是保住了,你还要怎么帮我?”

  “可是叔,你为什么……要找律师帮我?那你不是……还要把钱还出来?你到哪儿弄这些钱啊?”

  “这个你别管!叔已经凑到钱了。”贺永亮伸出手,抚一抚他泪湿的脸。实际上他自己脸上也在落泪,可是此时此刻,他必须让自己成为董铁柱坚实的后盾,“你听话,老老实实把事情经过告诉王律师,希望王律师……多少能够帮你减点儿刑,那我……也可以在外边少等你两年!”

  当着律师,他无法说得太明白,只能够话里藏话。不过董铁柱很明显是明白过来了,他泪眼模糊地看着贺永亮,贺永亮同样泪眼模糊地看着他,向着他点了一下头。董铁柱哽咽了一下,眼泪流得更欢,嘴巴却咧开了在笑。

  “叔,我听你的,总之,我什么都听你的!”

  他用手擦一擦脸,在王律师对面坐下来,开始一五一十实情相告。

  ※※※

  王律师其实并非贺永亮出钱请的,他只带去了两万多块钱,根本就请不动好律师。幸好贺永亮先去找了老板,老板听说这个情况之后,也为董铁柱的义气感动,这才替贺永亮请了他的一个好朋友王律师帮忙,只是象征性地收了一部分费用。

  到了法庭宣判的那一天,贺永亮作为证人亦有出席。在法庭上贺永亮声泪俱下为董铁柱求情,但是拦路抢劫是个大罪,董铁柱又有前科。审判长考虑到董铁柱是为了筹钱救命,并且这个钱贺永亮已经凑齐还上,再加上董铁柱在将出纳打晕之后,曾经将出纳从路中央拖至路边阴凉处以防止出纳中暑休克,最终判了董铁柱五年有期徒刑。

  在宣判结束之后,眼瞅着董铁柱被押出法庭,贺永亮心如刀绞,顾不得周围其他人怎么看怎么想,直接提高声音喊了一声:“小柱,你好好服刑,我会……等你出来!”

  董铁柱回过脸来,满眼的泪花,却满脸的笑容!

  《赖上你,爱上你》完,请看第二卷《自古多情最伤人》。

  冬日暖阳

  13年08月08日

  
(责任编辑:夕阳恋老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